顺着河边都是一些旧工厂,工人们早已离开去寻找新的工作。 这儿甚至连动物都没有一只。 偶尔会有一只小鸟停留在屋顶做短暂的停留,但这儿阴森邪恶的气氛又使小鸟很快的飞走了,现在这片地区只留下死一般的沈寂。 雷切尔向街道尽头的灰色房子走去。 她现在的「男性玩具」就住在那儿,她感要得到他的性服务。 她不需要,也没有想过找一个男朋友。 赖安唯一的目的就是满足雷切尔的任何渴望——性渴望。 她的身上披着一件带有玫瑰花的格子披肩,超短的百褶裙露出匀称的大腿,腿上套着一双网状的带有花边的黑色长袜,脚上穿着一双靴子。 上身只戴着一个漂亮的乳罩包裹着她丰满高挺的乳房。 当雷切尔顺着台阶走向灰色的房子时,赖安不安的打开前门。 「嗨,雷切尔。」他有点气喘吁吁的说。 「嗨,亲爱的,」她回应道,进了门,赖安礼貌的为她打开门,她抓着他的胳膊向楼上拉去。 「噢,你今天真淫荡!」 雷切尔不理他,将他拉进了他父母的房间。 「雷切尔,我知道我们不能在这儿……」 随着几个简单的动作,雷切尔就脱掉了她的裙子和胸罩,爬上了床上。 她波浪状的褐色长发披散在裸露的双肩上,几乎要到她的乳房。 手放在屁股上,两腿大大的分开站着,她的眼神淫荡的挑逗着他。 看着她,赖安开始脱掉他的短裤,他无法将自己的目光从她近乎赤裸的美妙胴体上挪开。 她阴部的刮得干干净净,露出粉红色的阴户,在夜色中泛着湿润的亮光。 完全脱光衣服,他爬上了床,仰面躺下,粗大的7英寸的阴茎直直的向上硬挺着,不停的抖动着。 雷切尔骑在他的身上,两手扶着他的腰。 她慢慢的降低身子,用自己湿唿唿的阴穴套着他硬硬的大肉棒,一直到底,她的膝盖跪在了床上。 她的屁股来回的挪动着,转着圈,阴道紧紧的含着他的大肉棒,阴唇和阴蒂不停的摩擦着他的腹股。 嘴里发出愉快的呻吟声。 慢慢的,她弓起了背,屁股上下撞击着他的小腹,使他坚硬的鸡巴在她的小穴中进进出出。 速度开始加快,赖安的嘴里也发出了呻吟声。 雷切尔的眼睛紧紧的闭着,脸上现出极度快乐的神情,赖安的舒服的大叫着达到高潮,将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中。 「啊……啊……耶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啊……」赖安能听到他自己和雷切尔淫荡的呻吟,当他射完精后,雷切尔从他身上滑下来躺倒在床上,用力的抓着赖安的头发将他的头拉向她的阴户。 他很快就趴在了她的两腿间。 赖安的嘴唇贴在了她的阴唇上,吮吸和舔弄着她的小穴,雷切尔的身体快乐的颤抖着。 他继续舔弄她的阴核,她发出快乐的呻吟声。 突然,她达到了高潮,大量的淫水喷了出来,溅了他满脸。 几分钟后,他们浑身是汗的紧紧搂在一起,慢慢的雷切尔开始起来穿衣服。赖安说,「这太舒服了。」雷切尔对他笑了笑,算是同意他的说法,穿好了衣服,走出了主人的卧室。 她悠闲的走出房子,「给我打电话,」赖安大声的对她说。 悉妮生气的开着车在另一条石道上走着,「这该死的婊子跑哪儿去了,如果一会儿她不说对不起,我们就不让她去。 」 「我们不能那样做。」凯茜对她几分钟前说的话有点不安。 苏西感到很大的风吹到她的脸上,当悉妮转头面对着凯茜时,「你有什么主意? 」 「她在那儿!」苏西发现雷切尔正在街上走着,悉妮将改进过的本田车停在心满意足的雷切尔身边。 她停了下来,转向她朋友的车。 里面蓝色的座位上只坐了三个人,她出来了还不到五分钟。 悉妮,她们中唯一漂亮的会开车的婊子,她总是将自己打扮得像个在T型台上表演的模特。 今天,她穿了一双到膝盖的皮靴,是小牛皮的,一件柔软的丝质衬衣。 她漂亮的褐色长发随风飘舞,那些摄影师们就想要这种镜头。 苏西,坐在通常雷切尔坐的座位上,她总爱炫耀自己优美的、苗条的身材。她喜欢哥特式的打扮,一双裂着口子的长补袜,平底靴,一件丝质的长袍是她唯一的衣服。 那件「衣服」看起来就像是一张破窗帘披在她的身上。 最后,是凯茜,她坐在后座上。 凯茜喜欢炫耀她的乳沟,巨大的36D的乳房相对于她的体型来讲,似乎有点大,好像随时都会从她的T恤里冲出来,她的胸罩刚刚能托住它们,除此之外,凯茜的外表好像没有特别引人注意之处。 最终,苏西拿着一本杂志走出车来到后座上。 雷切尔优美的臀部坐在了客座上,对其它三个女孩微笑道。 「赖安又一次向我证明他的可用之处。」悉妮露出嘲笑的神情,她并不关心他。 一个男孩必须有一根又硬又大的鸡巴才能适合她。 后座上的两个姑娘像小孩一样哈哈的笑起来。 「现在,所有人都到齐了,我们可以出发了。」悉妮喜欢发号施令。 「有什么大秘密? 」苏西并不喜欢悉妮安排的这种游戏。 「好了,你们都知道我父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企业家。」其它三个女孩都好奇的听着。 悉妮喜欢谈论她父亲是如何的重要。 「有一个人和他谈论过军队中的一些低等生命。 哦,我想他是一个重要人物,军队中的一个团长! 很可怜的,无论如何,这位『先生』和我父亲谈起了政府在70年代进行的一些实验,秘密实验! 」 「太酷了,我喜欢70年代。」凯茜从没有学会管住她的嘴。 「不管怎样,实验是关于将那些死去的人……重新赋予生命!」好像是为了强调她的陈述,她勐在踩下刹车,在撞倒一位横穿街道的老人之前将车停了下来。 「看起来他也许用得上!」雷切尔的说笑让其它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 碎石路在四双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。 每一个姑娘都尽量的克制住害怕的心情,她们开始后悔决定来参观这个复杂的老工厂。 破损的混凝土墙面对着荒废的公路。 灰色的锈迹斑斑的墙上有一排排破烂的窗户。 上面已经没有玻璃了,前面笼罩着低沈的乌云,发着暗淡的光芒,看起来就好像是人造的一样,显得有点怪异。 「那儿,就在前面,左边的建筑物。」悉妮指着一幢比周围的房子更破旧的建筑,很多砖已从墙上掉下来,沈重的钢门微微敞开着。 慢慢的,女孩们走进了这幢建筑。 黑暗吞噬了四个姑娘。 当她们走进那些潮湿的、空洞的房间,里面都布满了蜘蛛网。 在前面,一丝暗淡的光吸引着她们继续向前走。 周围寂静无声,怪异的黑暗似乎连她们的唿吸声都吸走了。 她们来到一个房间,里面蓝色的幽光将她们的身影投映在斑驳破损的墙上。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要机器,四面墙上布满了电缐。 一张桌子上并列放着几台计算机的显示屏。 房屋的中央有一张很大的金属平桌,上面铺着一张被单,里面盖着什么东西,从形状来看像是一个人的尸体。 「这里面阴森森的,我们赶快离开这儿!」悉妮不理睬同伴的唿喊,在那儿玩着各种各样的计算机。 突然,房间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和五颜六色的光。 「悉妮,」雷切尔叫道,「小心,你都干了什么?」 「不要担心,我的计算机玩得很棒。」悉妮回答道。 「别吹牛了,」雷切尔反击道,「你只会收发电子邮件!」 「谁会介意,我到这儿来是找乐子的,才不会像你们三个那样胆小。啊,看这儿! 」悉妮兴奋的指着一台计算机的屏幕。 屏幕上是一个赤裸的人类的照片。 「这上面说再生的人非常的好色!它们的阴茎都会变得很大!」其它三个女孩围拢着桌子边,兴奋的看着充满了整个屏幕的巨大的生殖器官。 当其它女孩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时,悉妮继续的敲打着计算机的键盘。 嗯,她想道,这个是干什么用的? 她按下了一个隐藏在塑料防护盖里的红色按钮,屋子里立刻响起了警报声并不停的闪烁着红光。 「你又干了什么?」雷切尔尖叫道。 「我不知道,」悉妮回答道。 凯茜和苏西也害怕的尖叫起来。 雷切尔跑到桌子边使劲的按着那个按钮。 悉妮也帮忙努力的敲打着按钮,突然,所有的声音和灯光都消失了,屋里又重新安静下来。 「哦,天啊,我们赶快离开这儿!」凯茜尖叫道。 苏西也点点头表示同意。当女孩们转身刚要离开时,从她们身后传来了低低的呻吟声。 这个声音将她们的目光引向那张巨大的金属平桌,她们恐怖的发现,盖在上面的那床被单开始缓慢的移动起来,一个「人」面对着她们坐了起来,那床被单滑落到它的腰上。 「啊……」四个姑娘不由自主的同声尖叫起来,那个东西的脸已经严重的腐烂了,皮肤上布满了大块的黑灰色斑点。 嘴里掉着一根长长的象蛇一样的青黑色舌头,不时的向下滴着绿色的粘液。 突然,那张盖在它身上的被单一下被抛在空中,一根硬硬的,足有17英寸长,如棒球棒那样粗的鸡巴引人注目的耸立着。硕大的龟头顶端向外渗着紫色的粘液。 「噢,这简直是一根马鸡巴,只是颜色不同。」雷切尔立刻被如此巨大的阳物吸引住了。 「不知道它与我们以前×过的那些鸡巴有什么不同。」她舔了舔嘴唇,向这具殭尸巨大的勃起物走去。 「好的,我有很多黑人朋友,可以让他们黑色的大鸡巴来×我们。我们能离开这儿吗? 」凯茜恳求道。 雷切尔不理睬她的话,伸手去抚摸那根巨大的肉棒。 突然,一股紫色的粘液从殭尸的鸡巴中喷了出来,她吓了一大跳,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。 她弯下腰去舔那肿胀的鸡巴头。 随着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呻吟声,殭尸又重新躺倒在平桌上。 雷切尔颤抖着开始舔吸这根巨大的鸡巴。 她的头上下移动着,试图将硕大的鸡巴头含进嘴里。 两只小手不停的来回揉搓着巨大的肉棒,殭尸那巨大的阴囊也有节奏的抖动着。 女孩们都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,几乎不相信她们的眼睛。 这时,从门口传来的沈重而缓慢的脚步声将她们从呆痴的状态中惊醒过来。转过身向声音的来源望去,不由得又大吃一惊,门口站着一个男性和一个女性僵尸和一个怪物,那个怪物的外貌非常的丑陋。 站着足有7英尺高,有四只胳膊;在它的胸部长着一个女性的的生殖器,而在它的胯间长着两根男性的巨大鸡巴,嘴里伸着一根介似于蛇和阴茎的长条状物。 它们移动的速度比姑娘们预想中的要快,三个殭尸抓住了姑娘们将她们推进了房间。 女性殭尸将苏西推倒在实验小车上,并撕去了她的衣服。 她恐惧的大声尖叫起来,但她的尖叫声很快就平息下来,因为殭尸正用它绿色的舌头舔苏西的蜜穴。 当那个男性的殭尸抓着凯茜的胳膊扯掉她的衣服时,她吓得几乎昏过去。 僵尸将她推倒在地上,分开她的两腿,立刻爬在她的身上。 它巨大的鸡巴头顶撞着凯茜的阴唇和阴道口,噢,它的鸡巴太大了,一定会撕裂我的小穴的。 但不知为什么,那紫色的沾液似乎具有极强的刺激作用,很快就使她阴唇肿胀起来,小穴里骚痒难耐,不由自主的流出了大量的淫液,使她的阴穴不费多少劲就容纳下殭尸粗壮的肉棒。 悉妮几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。 那个怪物很快将她的衣服撕成碎片。 它主要的两只手抓着她的胳膊将她举在空中。 并同时揉捏她少女的丰满的乳房。 她的腿被它腹部的两只手分开着,很快,她的小穴和菊穴就被它两根肉棒插了进去。 她张着嘴大声的尖叫,但殭尸怪物嘴里那根如舌头/ 阴茎的东西很快的塞进了她大张的嘴里。 现在,她身上的三个洞都被殭尸怪物的鸡巴塞满了,圆润的玉峰和优美的臀部被怪物殭尸的四只手玩弄着,两手和两腿被死死的抓着无法动弹。心理的恐惧的生理的快感交织在一起,使她无所适从。 而雷切尔则脱光衣服,骑在躺在平桌上殭尸巨大的鸡巴上,硕大的鸡巴头分开她的阴唇缓慢的进入她的体内,直到她的小穴将整根17英寸长的肉棍完全吞了进去,冰冷粗大的鸡巴将她的小穴塞得满满的,扩张到了极限,一直顶到花心。紫色的粘液润滑着她的阴道,使她感到小穴内炽热如火、骚痒之极。 冷热相交带给她巨大的刺激,雷切尔不由自主的扭动着洁白的玉臀,桃花洞上下吞吐着殭尸的肉棒,强烈的快感从小穴的深处不断向周身蔓延。 殭尸的两手握着她上下跳动的丰乳,不停的捻弄着她硬硬的乳头。 她张着嘴大声的淫叫着,看到丑陋的殭尸即感到可怖但又被它的大鸡巴×得如上天堂。 在巨大的快感下,凯茜也不住的呻吟起来,但由于她的嘴里塞着殭尸的舌头,使她只能发出压抑的「唔……唔……」的浪叫声,她的小穴在殭尸疯狂的抽动下,发出「扑滋、扑滋」淫靡的水声。 16英寸长的鸡巴完全插进了她的小穴,象活塞一样快速的进进出出。 此时,苏西已经和殭尸成69姿势,她的舌头舔着殭尸渗着紫色粘液的黑绿阴穴,作为回报,女性殭尸则用它肿胀的黑灰色舌头×着她的小穴,而手指则同时插着她的菊穴。 在殭尸怪物巨大鸡巴的不断抽动下,悉妮的高潮不断,粗大的鸡巴如机器一般同时在她的玉门和菊穴中进进出出。 她的乳房和美臀则被怪物的四只手不停的爱抚着。 嘴里还塞着一根如鸡巴般的舌头,她只是发狂般的呻吟着,体会着一波波的浪潮涌过全身。 自己的淫水混合着怪物殭尸紫色的粘液淌满了两股、臀部和怪物的大腿。 所有四个女孩都达到了无数次的高潮,她们失去了时间意识。 当黑夜来临时,不知谁碰到了电闸开关。 黑暗的的房间立刻亮了起来。 映入眼帘的是少女与殭尸狂欢的恐惧而淫秽的场景,此时,苏西和凯茜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那个怪物殭尸的两根鸡巴同时×着她们不知满足的浪穴。 雷切尔和那个女性殭尸两腿交织的躺着,扭动着腰肢,她的阴蒂和阴唇不停的摩擦着女性殭尸黑绿肿大的阴户。 而在地下,悉妮的小穴和屁眼中正插着两个男性殭尸巨大的鸡巴…… 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小时,当殭尸们都离开后,四个姑娘都精疲力竭赤身裸体的躺在那儿一动不动。 身上沾满了绿紫色的沾液和精液,每个姑娘的阴穴都红红的大张着,绿紫色的精液还不时的从肉洞中溢出来,白皙光滑的皮肤在明亮的灯光下泛着耀眼的光芒。 过了好一会儿,姑娘们都恢复了体力,她们想要穿上衣服,但她们所有的衣服都被撕成碎片了。 她们只好在屋内搜寻能够遮体的东西。 「这真是太刺激了,悉妮,谢谢你带我到这儿,我还从没有被×得如此舒服过。 」雷切尔看着悉妮道。 「我也是,那些殭尸的鸡巴当然要对你的赖安强得多,是吗,姑娘们。」苏西和凯茜也害羞的点点头表示同意。 「可是,我的骚穴现在又痒起来了,好想再让那些殭尸×我一次。」 「你这个小淫妇,你还没有被×够啊。不过,我的小穴也痒得难受,真得好奇怪。 」她们转眼向凯茜和苏西望去,她们虽然没有说话,但她们的目光已变得淫荡,两腿紧紧的夹在一起,两手正握着自己的乳房。 「噢,我的天啊,看这儿。」悉妮指着原先的那台电脑屏幕道。 「……再生人(殭尸)的性慾会变得非常的旺盛,同时,它们的紫色分泌物也是极强的催情物……,另外,它们的精液或分泌物也是一种很好的营养品,能够充当食物的临时替代品……」 「怪不得,我没有感到饿,我现在还想×穴。」雷切尔淫荡的道。 她的嘴角还挂着几滴殭尸的分泌物。 强烈的淫欲使四个姑娘开始忘情的抚弄着自己的玉乳和肉洞。 此时,一阵沈重缓慢的脚步声又从门外传来,四个姑娘立刻来到门边,走廊上,七、八个黑影正向她们所在的房间走来。 「啊哈,盛宴又要开始了。」雷切尔两根手指深深的插在自己的小穴中,另一只手握着身旁悉妮的乳房,兴奋的尖叫道……